第一百一十三章_我没有养弟弟的癖好,一边吃奶一边哭,乱抻又乱扭,竟是新生宝宝胀气问题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这天高三(18)班来了一个意外之客。当凌楚文跟着沐橙来到教室看到司柠的那一刻两眼放光,欢欢喜喜地跑到司柠的面前。“漂亮姐姐,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脊背发凉,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沐橙看了看神色不明的牧一野又看了看傻乎乎的凌楚文,抬手毫不客气地拍在他了的头上。“你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了,是不是?”“嗷……疼……”凌楚文揉了揉被沐橙打过的地方。他姐从昨天晚

这天高三(18)班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凌楚文跟着沐橙来到教室看到司柠的那一刻两眼放光,欢欢喜喜地跑到司柠的面前。

“漂亮姐姐,我……”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脊背发凉,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沐橙看了看神色不明的牧一野又看了看傻乎乎的凌楚文,抬手毫不客气地拍在他了的头上。

“你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了,是不是?”

“嗷……疼……”凌楚文揉了揉被沐橙打过的地方。

他姐从昨天晚上就千叮咛万嘱咐,在来学校的车上又对他耳提面命了一番,他能忘吗?他敢忘吗?

撇了撇嘴,“我没忘,只是刚刚太激动了。”

“嗨,司柠姐!”

司柠抬头就看到背着书包的凌楚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站在她面前,小手还晃了晃就像一个招财猫一样。

心底微微诧异,仍面露喜色,“咦,你怎么来了?”

“还能怎么,家里不好混了呗!”

“嗯?”司柠一脸疑惑。

凌楚文咬了咬嘴唇,“还不是我大姐,她生病了请假在家呢,嫌我碍眼,这不我就被扫地出门了!”

沐橙挑了挑眉,明明心里乐开了花,却说得这么可怜,这小子还挺会来事。

“是被扫地出门还是你借着这个机会才能出门!”

被自家老姐毫不留情地戳破,凌楚文干笑了两声,“这也没啥区别,呵呵!”

有些人表面云淡风轻,早在心里哭成了狗。

他也要面子的啊,他在漂亮姐姐面前的形象啊,呜呜……

“这小帅哥是谁啊?”

凌楚文回头见是一个很飒的姐姐,和司柠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瞬间觉得他家老姐还真是好运气。

当即露出八颗牙齿,“你好,我是沐橙的弟弟凌楚文,很高兴见到你!”

刘芸眨了眨眼睛,没有第一时间接他的话反而看向一旁的沐橙。

“你这弟弟还挺有意思哈!”

“嘿,弟弟,我是刘芸,叫我芸姐就行!”

“好的,芸姐!”

凌楚文一笑脸右侧还有个小梨涡,再搭配他那张稚嫩的脸,可爱极了。

刘芸有些怔愣:卧槽,这是什么神仙小奶狗,这也太奶了吧!

沐橙额前一头黑线,和谁都能聊两句,这不是妥妥的社交牛B症么,她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轻咳一声,“别忘了你是有任务的!”

指了指最后排的一个空位,示意他过去写作业。

凌楚文哦了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司柠拍了拍沐橙的肩膀,沐橙扭头,“怎么了?”

“他和张瑶真的合不来?”她总觉得凌楚文提到张瑶就很委屈。

沐橙扯了扯嘴角,“我那个后妈精明着呢,现在偏心张瑶,还不是指望她将来嫁个好人家回头多帮衬她儿子。”

肯定是先把宝贝女儿哄好了,毕竟凌楚文还小。她怀疑凌楚文现在和她走的近多少也有她后妈的功劳,总归她和凌楚文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那她的算盘打的还真响啊!”

可不是么,这边初恋妻子去世,她就带着孩子出现。笃定凌昊念旧情,毕竟他还年轻娶谁不是娶,更何况还是偷偷为他生了孩子的初恋。

五年的蛰伏就等这一天,这心思可不是一般人有的!

学校食堂。

凌楚文在食堂转了一圈后不禁咂舌,“现在的学校食堂都这么卷了么!”

他看到了啥菜,糖醋排骨、酸菜鱼、水煮肉片糖醋里脊……

受沐橙的影响,他也喜欢吃糖醋排骨。

尝了一口一脸满足,“乖乖,这水准和饭店有一拼了!”

“不要感慨了,要谢你就谢他吧,这都是他家出的钱!”刘芸撞了撞他的肩膀示意他看向牧一野。

“真的?”凌楚文的双眸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她至于骗他一个小孩子吗?

刘芸扒了口米饭,没好气地说道,“骗你的!”

“我信!”

卧槽,他看到了啥,这TM的是菜吗?这是钱啊。

这现成的大腿不抱岂不是可惜了,殷勤地看向牧一野。

“哥,你看看我像不像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说着还卖萌似的眨了眨眼睛。

其他人一脸懵B,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一出。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牧一野嘴角也抽了抽,“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声音冷冷的。

既然他走高冷路线,那他继续走软萌路线。

讨好地说道,“哥,你还缺弟弟不,现在认一个也行!”

这格局一下子不就打开了么!

牧一野夹菜的手一顿,睇了他一眼,“我没有养弟弟的癖好!”

把他想成了什么,同性恋?

凌楚文像是被雷击了一样当场石化了。

沐橙用手挡住了半边脸,没眼看!

“噗……哈哈哈……”

刘芸和徐琰同时笑出了声。

“沐橙,你这个弟弟还真是一个活宝啊!”

沐橙扶额,之前见到顾云逸就双眼发光,现在见到牧一野还是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穷呢!好歹也是一个上市集团的小少爷,怎么这么掉价呢!

“凌楚文,我们家是少你吃的还是喝的了?”

“没啊,这年头谁会嫌钱多啊!”

这话说得那叫理所当然。

沐橙被气笑了,“啪”地一声手掌拍到了桌子上,“你再这样就滚回家去!”

凌楚文抬眼看了她片刻,还是选择在作死的边缘徘徊。

“你这么凶,我姐夫他知道吗?”

这是拿顾云逸压她?沐橙怒极反笑,“凌楚文,你是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不会打你,是吗?”

凌楚文表情讪讪,“呵呵,哪能呢!”又狗腿地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她的餐盘里,“姐,你吃块排骨消消气哈!”

其实他刚刚真的以为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姐不会动手打他,可听她的语气是真生气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该认怂的时候还是要认怂。

天空中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大地披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校园也被点缀的银妆素裹。

吃完饭一行人撑伞走在校园的路上。

脚踩在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怎么感觉比第一次下雪的时候还冷呢!”沐橙伸手拉了拉即将被风吹掉的羽绒服帽子。

“温度比第一场大雪时低了五度,能不冷么!”刘芸随口接道。

“啊~”原来温度又降低了,果然是百年难遇的寒潮。

“咋还下,我还等着堆雪人打雪仗呢!”凌楚文看着飘飘洒洒的雪花语气略惆怅。

堆雪人打雪仗她也喜欢啊,当即笑呵呵地说道,“弟弟,等雪停了,姐姐陪你玩!”

在家他就想堆雪人打雪仗了,张瑶不屑陪他玩,沐橙忙着写作业,他也不好打扰,一个人玩吧又没什么意思,当真是无趣极了。

“真的吗?”凌楚文偏了偏头,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期待之色。

刘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是真的啦!”

牧一野刻意放慢了脚步,两人撑一把伞,不得已司柠也只能慢下来。

此时和前面的人已经拉开了距离。

“怎么走这么慢?”这完全不像牧一野雷厉风行的风格。

牧一野眉梢微挑,这是嫌弃他走得慢了?还不都是为了她。

“你不是喜欢在雪中漫步吗?”

她是喜欢啊,可是他不是一直反对的么。反问,“你不怕冻着我了?”

“你冷?”

“不冷,刚吃完饭暖和着呢,嘻嘻……”

许是开心,女孩冲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那不就行了!”

想来他已经想到了这点才让她在雪中漫步的,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细心。

“阿野,你真贴心!”

“嗯哼~”某人傲娇地哼了声。

各科老师在最后一节课时轮流来发了一张试卷,发完就走不带丝毫迟疑。

最后还是高杰来教室做了一个总结,“每张试卷都要写,明天老师要讲解!”

教室里,大家都在低头奋笔疾书。

凌楚文的作业早就写完了,也没人陪他玩,一个人兴致缺缺地趴在桌子上。

喻言,你给我讲讲这道题,想了半天也没有思路。”

余岩枫抓了抓头发,脸上的烦躁显而易见。

喻言转过身来,看了一会题目,拿笔边写边讲。

喻言?这名字多少有些耳熟啊!凌楚文转了个方向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们。

题目讲完,凌楚文忽地坐直了身体。

“你就是传说中的喻言?”

凌楚文找他搭话,喻言有些意外。

愣了片刻才说道,“啊~对!”

“我是你未来还不确定的小舅子!”

喻言被他的自我介绍惊到了,笑了笑,“我知道,你是沐橙的弟弟。”

凌楚文微微蹙眉,“这和沐橙没关系,我说的是张瑶。”又认真地上下打量着他。

“我脸上有东西?”

凌楚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

“怎么了?”

“你很好,张瑶配不上你!”

“所以你说未来还不确定的小舅子是这个意思。”

“对啊,张瑶……哎,一言难尽啊!”

他不止一次听到张瑶嚷嚷着要退婚了,今天见到喻言他才知道是张瑶眼高于顶,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不识好歹。

“我做你姐夫不好吗?”

他说这句话还是有私心的,沐橙也是他姐姐,这也算跟她沾了点关系吧!

喻言长相清秀又温文尔雅,一副谦谦君子的做派,不得不说书香门第培养的人就是不一样。

凌楚文点了点头,“说真的你做我姐夫,我还挺满意的,”顿了顿又说道,“可是张瑶不识好歹啊!”

喻言心里当即有了决定:张瑶不愿意,刚好他也不愿意,是时候解除这份婚约了。

“还能这样说你姐姐啊!”

余岩枫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可能还是什么豪门秘辛,毕竟姐弟三人三个姓氏的豪门也很稀有。

“能,怎么不能,我在家都烦死她了。”没吐槽她就是他最大的仁慈。

“不是她我能出现在这?”他想出来是他心甘情愿的,可被逼着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余岩枫听了瞬间有了八卦的心思,凑到他身边,“那你简单说说呗!”

他一个人正无聊,找这个人吐槽一下也好。

“她们班感冒咳嗽的人比较多,她怕被传染就请假在家休息。在家就在家呗,还整天挑我的刺。你看我这暴脾气,我能惯着她。”

余岩枫忍着笑意接了句,“结果,你就被扫地出门了!”

过程不重要结果就是他被扫地出门了,这正戳到了他的痛处。

“嘿,你会不会说话!”

“我那是被扫地出门吗?我明明是不想听她抱怨。说什么那谁谁谁一直压她一头,又什么她生病了也连累她不能去学校。”

“自己成绩不如别人还一直找借口甩锅,真是搞笑!”

真正的强者是没有借口的,当时他就怼了张瑶,“下次考试你还是不如她。”

也正是这句话两人差点动手,这才想到把他强行塞到学校的办法。天天面对做作的张瑶,他真的会谢,还好现在不用面对她了。

“能压她一头的不是我女神吗?”余岩枫没想到吃瓜还吃到冉诗颖的身上。

“女神啊,叫什么名字?”肯定是个美女。

“冉诗颖。”

隐约记得张瑶说什么颖儿颖儿的,那差不多就对上了。

“还可以叫她颖儿,是吧?”

“嗯,对!”颖儿也是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人才叫的,像他们这种崇拜者只称呼她为女神。

“你女神生病了你知道吗?”

“啊~我不知道!”他最近忙于课业,没有打听过她,还真的不知道她生病的事。

“好像还挺严重的,疑似流感,已经住院了!”想着是他女神的事告诉他也好。

徐琰的脊背一僵,蓦地转过身来。

“你刚刚说谁疑似流感住院了?”

“他的女神啊!”凌楚文指着余岩枫说道。

凌楚文不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说了也就说了,可余岩枫不一样,他可是被徐琰警告过的人。

唯恐他发飙,连忙解释,“琰哥别听他乱说,我说的是冉诗颖。”

徐琰倏地站起身,椅子和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这一动静让全班的学生都抬起头看向这边。

“琰哥,还没……”

“放学”两个字还没说过出口,徐琰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教室门口。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