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经典言情小说推荐必看古言甜宠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最近很多书迷都反映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不知不觉的就陷入了书荒的境地,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感同身受。今天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简介:蒸汽氤

最近很多书迷都反映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不知不觉的就陷入了书荒的境地,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感同身受。今天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

简 介:

蒸汽氤氲的草丛间,满是清晨留下的露水。在这一片 树丛耸立的山林中,四面皆环山,高耸如云天的山崖 下,包围着小小的一片天地。树丛阴郁苍苍,清晨无 法得到日照的情形下,总是一片雾 茫茫的白雾,要直到日上山头,这雾才会散去。……

入坑指南:

他们刚才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萧剑离的身后躲了个小男孩。华早儿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男孩看,他的个头跟自己差不多高,身材异常的瘦弱,一身衣服破烂,脏污不堪,看起来好像刚从泥地打滚过一遍一样。柔软的短发上也全都是灰尘,一张小脸脏兮兮的,只露出一双炯亮的眼睛,跟弯弯的唇。

弯弯的?华早儿迷惑地看着那男孩,她发现,他竟然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的。

“这孩子叫叶向渊,你们可以叫他阿渊,是我们在路上捡到的。”萧剑离说:“以后他会留下来,不过华老爷请放心,依旧不会让他进宅子里,他会跟我们在一起,这样你不反对吧!”

华胜看了看男孩,露出一抹带着同情心色彩的微笑:“随你,我不反对。”

“还不跟华老爷道谢。”萧剑离轻拍男孩的头说。

“谢谢华老爷。”男童的音色清亮,但带了点胆怯。

“唉呀,你这孩子怎么脏成这样?”徐妈叫道,拉了拉男孩的手:“快进来,我帮你洗洗澡,顺便换件干净的衣服。”

叶向渊似乎缩了下身子,一边抬头看向萧剑离。

萧剑离看了看男孩,说:“跟徐妈去吧!”

男孩点头,在萧剑离眼神的示意下,没挣脱徐妈拉着他的手,乖顺地跟过去。经过华早儿身边时,叶向渊朝她看了一眼,脸上还是笑。那一瞬间,华早儿忽然觉得迷惑了,她总觉得他脸上是笑着,但却给她一种他其实一点也不高兴的感觉。为什么?

正疑惑着,又听见徐妈在唤她:“早儿,快过来帮忙。”

“好。”华早儿最后瞥了萧剑离一眼。男人脸上的笑已经消失,换上一抹深沈的情绪,看着他们几人的背影。

华早儿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从不能了解,这个两年前她在山谷溪边发现的负伤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华早儿拿着几件衣服,来到厨房附近徐妈夫妇居住的小屋。才刚接近,就听见里头传来徐妈的吆喝声。

“洗干净点,对,用力搓,你看你的头发脏死了。要用水冲了,伤口没关系吗?”

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接连不断,接着又听见徐妈说:“不痛吗?我水冲了这么多下,你叫都不叫一声。”

叶向渊似乎说了些什么,听不是很清楚,只听到徐妈接了一句:“你这孩子真奇怪。”

什么地方奇怪?对华早儿来说,叶向渊这个男孩,从头到脚都奇怪,但她无法理清自己心中的疑惑,就像她不了解自己为什么会对萧剑离有隐隐的排拒感一样。

水声停止,华早儿敲敲门。“徐妈,我是早儿,拿衣服跟药过来。”

“进来吧!”

华早儿进入房间,看见叶向渊全身包裹在一条长长的布巾里,坐在澡盆旁的小椅上,徐妈正在替他擦头发。叶向渊洗乾净的脸埋在重重叠叠的布巾下,显得有些楚楚可怜。他的五官细致,有些女孩子气,但眼神却很空洞,在遇上人时,明显地带有警戒的敌意。从那眼神才看得出来是个男孩。

徐妈将华早儿拿来的衣服递给叶向渊:“阿渊,去后边换上。”

男孩拿了衣服,踩着微跛的步伐,走到屏风后。徐妈随即转向华早儿:“早儿,你爷爷怎么样?”

“只是小伤而已,不碍事了。”

“那好,早儿,你待会儿帮他上药。”徐妈说:“我看过了,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擦点创伤药就可以了。”

徐妈说着理理衣服,拍了拍刚才帮叶向渊冲水时沾湿的裙子:“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那批人待会儿会过来吃饭,我连饭都还没开始煮。早儿,等会儿你就直接带阿渊过去饭厅等着,记得。”

徐妈压低声音,似乎不想让在屏风后换衣服的叶向渊听见什么:“别让他到处乱走,就跟以往一样,除了饭厅外,什么地方都不能让他进去,知道吗?”

华早儿乖顺地点头。她知道徐妈一向很防着萧剑离等人,从以前华胜决定收留萧剑离时,徐妈就相当反对,后来是华胜让萧剑离在华宅外盖间房子居住,才让徐妈放心了些。华早儿从不懂徐妈对萧剑离的防心是来自哪里,但她朦懂地大约可以了解徐妈在紧张些什么。

徐妈走了后,叶向渊也换好衣服走出来。他穿的是华早儿以前的旧衣服,淡淡的青色让他看来更像个女孩子,华早儿看了忍不住笑了。叶向渊就跟刚才一样,弯起嘴角跟眼睛,看来像是友善地笑着,不过眼神却说着:你在笑什么?

华早儿敛去笑意,因为爷爷跟她说过,不可以随便嘲笑别人,别人会难过的。她虽然不知道叶向渊难不难过,不过知道嘲笑别人是不对的。华早儿只是忽然觉得,这个有些女孩子气,却满脸奇怪笑容的小男孩,挺可爱的,因此很自然地想要讨好他,亲近他。华早儿想上前拉叶向渊的手,但叶向渊却稍退一步,避开了她。

华早儿觉得奇怪,歪头看了看他,才说:“你的伤在哪里?”

叶向渊没说话,拉起衣袖跟裤子,华早儿这才看到,他的手臂上,腿上都是一条条的擦伤。看来他不只是在泥地里打滚过。

华早儿惊讶地睁大眼睛:“快点坐下,我帮你擦药。”

叶向渊看了看她,似乎思索了一下,才又在小椅子上坐下。华早儿以手指沾起药膏,轻轻抹在他手上,腿上的伤口。华岩村的男人几乎个个都是做粗重工作,因此常受伤,华早儿虽然年幼,但帮爷爷跟村子里的其他叔叔伯伯包紮伤口已经很习惯了,她也知道,这种擦伤虽然并不严重,但是擦药的时候其实很痛。

不过,从头到尾,叶向渊的脸依旧是笑着,连一声痛都不喊。

“先不要把衣服放下来,得等药膏乾了才行,不然刚才擦的药都白费了。”华早儿提醒,而叶向渊也乖乖地坐着不动,等身上的药膏乾去。

“你叫阿渊是不是?我叫早儿,就是早上的早,因为听说我出生的时辰比预期早了点,所以我爹娘就叫我早儿了。”华早儿看他不说话,便迳自说了起来:“你几岁?”

“八岁。”男孩终于开口。不过惜言如金,仅只一句。

“我已经十岁了,所以你要叫我早儿姐姐。”华早儿高兴地说。她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村庄里同年纪的孩子并不多,现在出现个像弟弟一样的孩子,让她觉得很高兴。

“你是在哪里遇到萧大哥他们的?”

男孩无话,只是笑。华早儿没放弃,继续再说。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的爹娘呢?”

男孩依旧无话,还是笑。华早儿开始感觉有点奇怪了,左看右看,前思后想,就不明白叶向渊为什么就是不回话。

“你怎么都不说话?”算了,他不说话,华早儿自己说话。女孩就这样对着沈默的男孩滔滔不绝地念了起来:“你一路跟着萧大哥,有没有看见那批盗匪?我真的好担心,有时候爷爷他们运矿产官府去,一路上会遇到很多危险,甚至还有盗匪来抢货物,上回村子里有好几个人受了很重的伤,货还被抢了,连点银两都换不到。”

“你知道吗?我从来就没有出过村庄。”华早儿继续念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爷爷说,外面有些地方,有很大的一片田地,还有些地方住了很多人,满满都是楼房,不知道那看起来是什么样子,还有…”

“他们死了。”叶向渊忽然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把华早儿吓得楞了一下。

“你说什么?”

“你刚才不是问我的爹娘在那里?”叶向渊说,脸上挂着笑容:“他们已经死了,在我六岁的时候。”

“喔,原来你的爹娘也死了。”

“也?”叶向渊挑眉,脸上笑容未变。

华早儿点头:“爷爷说,我的爹娘大约在我三岁的时候死了,我不太记得他们,不过爷爷说,我爹娘会一直在旁边看着我,虽然我看不到他们。”

“虽然我很想他们,可是我还有爷爷。”华早儿笑了笑,一手抹去差点挤出来的眼泪:“我不可以哭,因为我知道爷爷也很想念我爹娘,所以我要陪着爷爷照顾他,就像爷爷照顾我一样。”

叶向渊没再说话,只是用那双大眼睛一直看着华早儿,像是在研究什么一样。

“你的其他家人呢?”

“没有。”

“喔,我还有爷爷呢。”华早儿又试着轻拉一下叶向渊的手,不过仍感觉到他的排斥与退缩,但她不在意,“没关系,从今以后,你就有萧大哥,还有我们了。”

华早儿似乎已习惯了叶向渊的默不作声,迳自拉起他细瘦的手臂,仔细察看那些伤口。“好像已经差不多了,你还会不会痛?”

“不痛了。”「链接」

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经典言情小说推荐必看古言甜宠

简 介:

这里是大夏国的边境线外,荒无人烟的地方显得异常的死寂。 四处都见不到一处活着的植物,在一条崎岖的道路之上,一辆小马车在缓缓的行驶着。 车之上,一名身穿着云祥华服的男子正手拿着鞭子驱赶马车,男子脸上并没有表情,但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却是散发出一种和煦的光芒,配合着英俊的外表,倒有几分夺目。 ……

入坑指南:

从还魂到今,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可萧家的人居然一个也不来慰问这位受伤的萧大小姐。悦颖觉得纳闷得很,含蓄委婉的问了问小雪,可小雪结结巴巴,言辞很闪烁,所以从她嘴里也套不出什么结果来了。悦颖只好实行绕弯套话政策,这才断断续续的了解到那门可罗雀之缘由了。

居然是这个大小姐的性格暴躁,嚣张跋扈,动一下动就迁怒仆人,惹得全府上上下下都没有喜爱这位嚣张的大小姐了。她的娘亲又早逝,而且性格孤僻暴躁,常常连萧大当家的账都不顾,自然是没讨萧大当家的喜,结果这老爷子肯定是将天平倾向了乖巧听话的二女儿萧雪飘的那边。可因为这萧悦颖早在娘胎内就被许配给当今的天子轩辕昊,所以哪怕是再不喜爱这个大女儿,萧大当家也未疏忽这个不喜欢的女儿,因为萧悦颖是轩辕王国未来的一个皇后,得罪了悦颖对萧家可谓是无丝毫的好处。

自从在乞巧节认识了萧雪飘后,轩辕昊便动了娶萧家二女的主意,这与萧大当家一拍即中,当下就决定偷梁换柱,反正萧家二女住在深闺人不识,况且萧悦颖比萧雪飘仅仅大了几个时辰而已,只要堵好府内人的口,别人自是无法知晓的。失去“一国皇后”这个身份的庇护,萧悦颖的身价自然一落千丈。

听小雪说萧大当家当年的宠妾也就是萧雪飘的娘,被那位大小姐害得跳水自杀,大概萧大当家心里对此一直是怀恨于心吧,从此更是对这位女儿不理不睬,大有叫她自我了断的趋势。没了势的萧大小姐就怕是遭尽了仆人的白眼,性格高傲的她自然不甘心的前去争论,受辱以后一个看不开撞了墙壁,了结了这凡尘俗世……

其实这位大小姐本是位苦命的人!这么的极端,这么的骄纵,就怕这是她心里的孤寂导致吧!她,就是个渴望关心与被关心的孩子,但可叹没人了解她,更没有人关心她,所以她逐步由绝望走向了绝路。悦颖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她的一头秀发,看着镜中美丽略显幼稚的脸蛋,不由得垂头叹息。她为什么懂她,这是因为,何碧明白,她俩是同类人……

悦颖变幻莫测的脸让进屋的小雪的心里不由得一慌,她战战兢兢的瞅着悦颖的脸色,轻声叫道:“萧大小姐……萧大小姐……”

“最近府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她仍旧把玩着及腰的秀发,挽起之后,用绿色羊脂玉做成的簪子随便的固定,发丝便懒懒的斜向了一旁,给幼稚的脸庞增加了几许散漫的妩媚。

这个大小姐再次醒来后好像……整个人全变得不一般了……究竟哪里变了呀……小雪微微歪着头努力的思考着,直到瞧见悦颖不豫的脸色后,才突然回过神:“啊有……没有……”

“究竟有没有啊!”这个小雪搞什么东西?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的,说话前后不一的,就不可以干脆利落些。

“奴婢讲后,大小姐你……您可别难过……”

“少废话!”

“圣旨早已颁下了……是说,说这月份的二十号是良辰吉日,宜嫁娶婚配……啊……二小姐她将……”

看她说一句话就停下来认真仔细的观察自个的脸色,只一句话被她说的结结巴巴、残缺不全的,悦颖实在是郁闷的很,不耐烦的接过话说:“二小姐将在二十日被圣上迎娶过门,成为本国皇后,皇帝的妻子!是吗?”

“嗯。”小雪细如蚊声的应了一下,然后又拿星辰般的眼睛害怕的瞟着悦颖。

“速度倒很快啊……”悦颖玩味的笑着说,转动食指上的白玉指环,毫不在乎的问说:“除此以外,府里面还有什么事情?”

不问不知道,这一问却让小雪红了双眼,冷不丁的跪倒在悦颖的脚边,马上抽搭:“萧大小姐,实际奴婢有一件事一直欺瞒着您……自从大小姐苏醒的那日起,萧老爷子就……就吩咐不准仆人称您做大小姐……要称二小姐做大小姐……又说,说要是有听到哪个人再称您做大小姐……老爷就割了哪个人的舌头……”

顺了顺云髻,何碧的嘴角勾起了几许淡然。料想之中的,就是没想到这个萧大当家会这么急不可耐。本来在这个位置,就要做这个位置的事情,占了别人的身子就要好好的担起人女的责任,但既然他心中没有这个大女儿,所以她何碧就不会代悦颖奉行孝道了!何碧,原本就是轻轻松松,独自一人,原本就不适合负担太多的感情,这么一来,她就不会有什么觉得愧疚不好的了!

轩辕王朝的御书房内,一个身着明黄色衣服的男子懒散的倚靠在舒适柔软的龙椅上。骨节清晰,干净且修长的手指缓缓撩开胸前的发丝,露出一个英俊非凡的脸庞。剑眉入发,面如刀刻,挺鼻薄唇,星目俊朗,潘安如果再世也就是如此。

只可惜没有纯粹的金子,也没有完美的人,一张俏脸配上他这闪着邪光的丹凤眼,又加上他嘴边那抹若有若无的笑容,使得他这个人看起来‘邪’气占了优势,给人产生一种邪里邪气的感觉,硬是生生的毁坏了那张脸的俊逸。此人可不是他人,就是轩辕王国英俊年轻的皇帝——轩辕昊。

轩辕昊的左手有几下没几下的敲击着龙椅边上的桌子,唇角上弯成了一抹坏坏的坏笑,目光流转不怀善心的瞅着前边那位冷酷无情,霸气很足的男人:“难不成,小寒寒这么关注朕的婚事啊?”

“噗!”听到轩辕昊的话,那个被称做小寒寒的男人一口茶全部喷出去了。轩辕昊赶忙张开扇子一遮,及时遮住了喷来的‘风雨’啊。

瞧着笑的稀里哗啦的轩辕昊,那男子冷了脸,磨牙切齿说:“轩辕昊,我再最后一次奉劝你,要是你再这样称呼我,别怪我把你打得哭爹喊妈!”

“哟,果真是无情哪!小……”轩辕昊的后半句给那男子给看了回去,最后悻悻说:“少阳——哎,你这个人真是没趣,整天一张死人脸,也不晓得那些女子为什么要喜欢你……唉,朕讲的是实话呀!不相信你自己照个镜子看看,整一个雪人!朕真是很疑惑,那些暗送秋波的女子会不会给你冻成雪人?”

轩辕昊口中的少阳正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那位冷面公子也有人叫无情公子的——项少寒。十几年以前,二人一起拜雪域神人为师,一冷一邪,居然成了生死之交。学成下山,轩辕昊继承了帝位,成为轩辕王国的皇帝,项少寒打遍天下没对手,被赠称为“冷面公子”。之后还白手起家创业,创下了当时轩辕王朝的第一大山庄——枫云山庄。

瞧着坐没坐样,躺没躺相的轩辕昊,项少寒冷着脸看了他一下:“如果让你的大臣看到你这会儿这幅样子,大概不用等到第二日上朝,他们都会哭着喊着说告老还乡啦!”

“嗤!”轩辕昊撇撇嘴,一脸的不在意。

“跟你讲正经的,为什么你要改娶萧国相府的那个二小姐?难不成是那萧家小小姐的容颜胜于那个大小姐?”

“怎么朕在你的印象里就是这样肤浅?”轩辕昊成西子护心状,满脸受伤的样子。

见轩辕昊装腔作势,项少寒危险地眯着眼睛,盯着轩辕昊大有山雨要来风满屋的趋势。

轩辕昊见势不对劲,急忙改口说:“行啦行啦,朕讲、朕讲还不行吗!那个二表妹的样貌的确胜过大表妹十倍甚至百倍,但胜过二表妹样子身体艳美丽的,朕也不是没看过,哪会迷恋于二表妹的美色呀?朕之所以娶她,也就是想减轻朕那野心膨胀的舅舅的防备罢了!”

“你不要唬我!就你那个二表妹是您舅舅的孩子,难道你那个大表妹她就不是啊?”项少寒眉毛轻挑,摆明了不信。

“不是,不是!”轩辕昊冲项少寒摆着手,然后神秘的笑了,有点神秘莫测:“萧家确实有两个女儿,但在朕那舅舅的心中,萧家可只有一个女儿!”

“何解?”

轩辕昊唇角轻轻上扬,有点嘲弄说:“大表妹自小就和舅舅不对头,嚣张野蛮,任意妄为,还爱勾心斗角!小小的年纪就泼辣狠心,在她九岁的那时候还逼死了他爹的宠妾,打那之后,父女俩越加水火不容了,相见还不如不要见!”

“倒是个棘手的主……”项少寒垂头喃喃道,半晌,好像想起了什么,调笑道:“萧府二小姐却是温柔似水咯?”

“怎么?少阳有兴趣?”轩辕昊将脑袋靠近项少寒,无比奸险的说道:“朕那个二表妹当然是媚的如火,柔的似棉,美人和英雄,此乃千古绝配啊!怎么了?不如考虑看看?我这个师弟呢不介意忍疼割爱,做个成人美事的君子!”

项少寒扬扬眉头,桀骜的姿态全露无疑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让我项少寒伸手向别人讨要的女子!”

“看看,果然是冷面公子啊!我真想瞧瞧你栽在女子手里的样子……哈哈,这一定非常有趣!”

“磞!”项少寒给了正在胡思乱想中的轩辕昊一个爆栗,痛得他鸡飞狗跳的:“谋杀我啊你!”

项少寒再次没好意的白了他一下,敛色说道:“你计谋的事情怎样了?”

闻此,轩辕昊收敛了痞样,视线如炬,全身都散发着傲视天下的气息:“养兵百日用在一时,所有事项正在紧锣密鼓着进行,大概也快到收获的时候啦!成败就在此一举了!若舅舅聪明,朕当然会善待他的,封他一个逍遥王的头衔,安享下半生;要是不然,那么,就别怨朕斩草除根!”「链接」

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经典言情小说推荐必看古言甜宠

简 介:

“你走,我永远都不想在见到你!”众目睽睽之下,面对她张扬行事的过错,他将愤怒迁就于她,上前拉着另一个女孩的手,跨步离开。“可是相公……”看着他即将埋没入人群中的背影,她哭得泪流满面,伤心欲绝,最终语出惊人道:“可是相公………我怀了你的孩子!”……

入坑指南:

“走啊?”回过头来看着我,郁闷的说:“不是要玩会儿吗?”

“你背我!”站着一动不动,嘟着嘴对相公哀求道:“相公,我要你背我!”

晕了,某人准备华丽丽的倒地时,却被我一下子扑去吊住他的颈部,死都不要放手。

“好好好,我背你,别动了!”最终被我揉得实在没办法,于是只好妥协,蹲下身等我爬上他的背去。

就这样,相公背着我,慢步行走在小河边的草地上。

“相公!”沉默了一小会儿,我先开口叫道。

“以后我来不了韩国,你去中国看我好不好?”

“好!”

“那没有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许和别的女孩子说话,好不好?”

“好!”

“那相公,等我们都长大以后,等我们结婚了,我们就要生很多很多的宝宝,好不好?”

面对我的最后一个问题,相公表示了沉默,背着我,只是默默地慢步行走着,貌似……根本就没有要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的意思。

“相公,你怎么了?”

“没!”轻轻地一个字吐出来,相公放下我,转身把我搂进他的怀里,声音突变悲凉的说:“安宁!假如我以后娶不了你呢?”

怎么会?我抬头仰视相公突变卑亢的神色,信心十足的说:“不会的相公,爹地妈咪虽然不让我们在一起,可是哥哥却很赞同啊!只要哥哥帮我,我以后就呆你身边,再也不回中国了!”

“傻瓜!”抱着我,相公凄凉的声音继续说:“如果真是那样,只要你愿意,无论叔叔阿姨们怎么反对,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留在身边的!”「链接」

推荐三本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郎有情妾有意!,经典言情小说推荐必看古言甜宠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