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商记(三)——翻车险些丧命,经商必看的10部电视剧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头条创作挑战赛#三、翻车,险些丧命初六,大顺的日子没有顺上,把我吓得犹如大病一场,心有余悸。我的朋友这一时期对经商充满兴趣。因为是合伙,所以在不久的日子又约我去拉水泥。鉴于前车之鉴,这次我建议找熟人的车,一大早就赶到厂里排队装货。厂方的货源非常紧张,我们排了一天的

#头条创作挑战赛#

三、翻车,险些丧命

初六,大顺的日子没有顺上,把我吓得犹如大病一场,心有余悸。

我的朋友这一时期对经商充满兴趣。因为是合伙,所以在不久的日子又约我去拉水泥

鉴于前车之鉴,这次我建议找熟人的车,一大早就赶到厂里排队装货。

厂方的货源非常紧张,我们排了一天的队,直到下午5点多钟,仍不能装车。

厂长出来打招呼:

“让客三千里,不让理不通。”

安排外地客商优先。

最后仓库主管讲:“今天货发完了,待明天水泥标号出来后再装车。”

我们通过关系,和地方基建部门协商,从地方基建仓库中给我们协调一车。

我急忙招呼驾驶员把车停靠到装货站台前。

可巧,在货车靠近站台时,货车的传动轴断了。

我好晦气,准备打道回府。

这时朋友带来两辆车蹒跚到来。

也是厂方帮助,两辆车同时装货,很快上路。

天哪!谁知道这两辆车主原来是冤家!

悲剧就出在这两个车的驾驶员身上。

我至今不知道,走在我前面的那辆车的情况,朋友坐前面一辆车,我坐后一辆车紧跟。

当车进入省道后,路面宽阔平坦,但是,前面一辆车有意压住车速慢慢行驶。后车几次欲超车,被前方车中间阻挡。

当车行至一个小镇附近时,前面路面较窄,且路面的左边是一条水塘。

这时前面的车突然慢慢的让出超车道来。

我乘坐的车驾驶员是一个不满18周岁已有几年驾龄的个体车主。

小驾驶员很憨厚,也很机灵可爱。

他始终把车内音响高频率地放着。

我提议关掉音响、集中精力开车,他好像听不懂,没有被采纳。

我们中间坐着他的哥哥,哥哥一言不发。

当前面的货车充分让出超车道后,后面的货车加油门赶超过去。当后车即将要超过前车时,突然前面的货车加大了油门,两车并排前进起来。

前面的车越开越快,越快越向左方向靠拢,将我们的后车挤向左边的水塘边。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驾驶员会立即刹车,让前车过去,不致造成危险。

但年轻可爱的小驾驶员没有样的经验,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减速顺其自然的让前车拥挤到路边,最后翻进沟塘里。

在车即将翻入沟塘的那一刹那,我一边说“慢!慢!”一边站起身来顺应着翻车改变身体姿势。

我非常明白,这是肇事谋杀。

是上帝保佑,我们有惊无伤。

当我们一个个吃力得像坦克兵一样打开顶盖,从副驾驶室门内爬出来后,我先试试自己的身骨,感觉无妨。

再看看跟着爬上来的车上二兄弟也没有受伤,便开玩笑地说:“有惊无伤,有惊无伤,只要人好好的,没有什么。”

前面的货车知道后面的车翻了,在行出很远后停了下来。

我要求朋友留下来共同处理翻车事故并立即报警。

我们来到派出所:

“交通事故找交警队。”

来到交警队:

“死人没有?”

“没有。”

“没死人,自己处理吧。”

车上二兄弟,哥哥吓得蹲下不讲话,小驾驶员哭着要回家找妈妈。

我安排送走小驾驶员和前一辆货车后,面对的是一车的水泥。主车大部分浸泡在水塘里,后车也随时都有翻进水塘内的危险。

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难见过这样壮观的场面。

此时已是晚上6点多钟,天渐渐黑暗下来。

翻车现场围满了众多群众,且从远处陆续集中过来。

有手提马灯,有打手电筒,有肩扛二人抬的,像群众赶庙会一样,又像电影解放战争片中,战斗结束后,老百姓前来打扫战场一样。

其中有个“头领”模样的青年主动要求“帮助”抢救水泥;

也有一位60多岁,“被别人称为当过兵的‘老兵’”老汉要求抢救拖车上的水泥。

我一看势头不对,便拒绝他们的帮助,并声称我兄弟在县公安局刑警队工作,一会就来到。

无耐他们看出是外省籍的车,知道我说的话不真实,还是要“帮助”。

“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是土匪啊!”

这是我的朋友呼救声。他为了保护水泥,被人打了,鼻子里流出血来。

他们把拖车上的水泥强行卸下转入他处。

在我的拼命下,还是有条件的保护住拖车上的部分水泥。

那个青年要300元由他找人看守,否则难保。

并再要400元看车,否则车也难保。

同时出现几个人,自告奋勇,有要求看护车轮子的,

有要求看护发动机的。

出于无耐,我都同意了。

塘内、岸上,足有数百人。

水泥是没了,有用袋子向家抬的,有两人一起搬的,有用车拉的,也有用箩筐扁担挑的。

我好像在电影《南征北战》中看到过解放军打败国民党军后,群众打扫战场的场面。

我的朋友哭、骂均不中用。

在这次护卫和反护卫的斗争中,朋友身上挨了几拳,脸上、鼻子上都是血,身上60多元钱也他们翻走了。

这是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是一个黑色的日子。

地点是河南省息县与新蔡交界,距离夏庄集镇十公里处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

我安排朋友看好现场,我及时返回水泥厂请求帮助。

水泥厂保卫科及时来人制止了哄抢。

事情过后几个月,我把货车主告到我们县的法院。

为这起赔偿案件我陪法官多次来到此地调取材料。

得知,那位被人称为“当过兵的‘老兵’”是国民时期在“国军”中当了几天的兵。

这次事件后“国军”和那个青年“头领”一齐被当地公安派出所拘留、罚款。

其他一些人也分别受到相应的处罚。地方派出所罚了他们的钱,拘留了一些人。

法院的人讲,当时怎么不报案呢?

我当时报案了,派出所讲:“找交警。”

交警讲:“没死人,他们不问。”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