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鼠烟花,飞天鼠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三只金镖第一集之廿四一阐提迦九度不回因果如影定数难逃当时黄三太哎呀一声晕了过去,四十八小全挤到屋中,香武赶紧的先把黄三太扶住,在脊背后气眼上击了一掌,三太这才咳呀痛哭起来。四十八小一齐举哀,立刻哭声震动天地。当时这一阵痛哭,把二侠孟凯,三侠萧杰也惊动过来,来到跨院里

飞天鼠烟花,飞天鼠

三只金镖

第一集之廿四

一阐提迦九度不回 因果如影定数难逃

当时黄三太哎呀一声晕了过去,四十八小全挤到屋中,香武赶紧的先把黄三太扶住,在脊背后气眼上击了一掌,三太这才咳呀痛哭起来。四十八小一齐举哀,立刻哭声震动天地。当时这一阵痛哭,把二侠孟凯,三侠萧杰也惊动过来,来到跨院里,老兄弟知道是胜英已经归天,彼此是虽为异姓弟兄,情同骨肉。抢步到了屋中,扑到床前痛哭起来,这一段悲声,倒把弟兄相爱之情全想起来了。越哭越痛,这位孟二侠竟自晕绝在床前。四十八小侠见二侠亦晕厥,止住了悲声,前来救护。赶到孟二侠苏醒过来,又把三侠萧杰昏过去了,四十八小侠赶紧拯救。萧三侠苏醒以后,二侠孟凯这才向众位小英雄问道:“你师父什么时候死的?”

二侠这一问,四十八小都张口结舌。三太道:“我师父死时,只有秦尤兄弟知道。”二侠孟凯虽然有了年岁,可是性情依然有时按不住火兴,立刻二目圆翻,厉声说道:“你是满口胡言,你师父是枉疼了你们了,连何时咽的这口气全不知道,要你们何用!”欧阳德一旁答道:“奇巧的厉害,守前夜的出这屋,守后夜的进跨院,老英雄单单的让这奏尤兄弟一人送终,令人不解。”飞天鼠秦尤脸上变色道:“欧阳德,你嘴角留德,照你这样说,难道我伯父身死不明么。”欧阳德冷笑声道:“有点不实。”秦尤道:“你这叫血口喷人。”四十八小有那按不住性子的,遂一挽袖子,要想跟太仓三鼠动手,当时情势非常的紧迫,似有两下立即决裂之势。

当时萧三侠忙向小弟兄们道:“你师父的尸骨未寒,你们还敢这么不懂事么。”当时萧三侠微微的把自己的头摇了两摇,遂对黄三太使了一个眼色。黄三太见萧三侠不叫自己跟太仓三鼠翻脸,当时黄三太也是恐怕在一时闹出意外来。师父尸骨未殓,自己于心何安。

当时黄三太遂劝着三鼠到前厅去,暂时躲开这班小英雄。这时秦尤依然还是口里闹着欧阳德血口喷人,自己是非要跟他拼了不可。黄三太爱搭不理的,当时秦尤、柳遇春、崔通,都怀着一腔的忿怒,来在前面厅房里落坐。三太他也不十分相劝,这时自己哪有这种工夫来陪他,遂仍回到跨院,迈步进到屋中。

大家把老英雄胜英的寿衣穿好,自己遂向二位老侠道:“二位叔父,我师父有些身死不明,我们实觉那假仁假义的太仓三鼠实有可疑的地方。”萧三侠便问起疑心的情由,赛毛遂杨香武就把自己方换了后夜的班,刚进跨院没到屋中,就听得老英雄喊了个秦字,跟着秦尤就喊叫大家进去,见我恩师已经咽了气。欧阳德道:“据我看我恩师定死在秦尤之手,我们没出屋子时,我师父还睡得气息均匀,不知怎么那么凑巧,我们刚出屋子,竟会那时我师父就绝了气,无论如何,我师父绝不能那么快当,至死连痰也没见,竟会这么爽快,我们不能叫老恩师死得这么冤枉。”

萧三侠道:“话虽如此说,事情也要慎重才好,那太仓三鼠是著名刁恶之徒,没有把柄,不要打草惊蛇,你们千万不要莽壮,就外面看来,秦尤这些日倒很尽了孝心,不要落旁人评论我们没有容人之量,老英雄在世是怎样的容让他,如今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我们不能妄言,俟后侦查他等劣迹,再报仇也就是了。”

当时三太等全都不敢不听三侠的语,遂把这件事丢开,给老英雄胜英办丧事。不多时衣衾都打点好了,又把预备的寿木也搭进来,择了吉时成殓起老英雄来。还一传出去老英雄逝世了,所有跟这师徒们有来往的,没有不来吊祭的。这里是三太担当师父的大事,派人与各位老英雄送信,吊唁时奔胜家寨附近的朋友们,全是孝服陪祭,把遂英雄成殓起来,这才算是了却了胜老英雄的一生的,盖棺论定,总算是在平常人以上。至于暗中有一桩公案未能解开,就是胜老英雄的身死不明,只为当时并非亲眼得见,准能够引起这场若大的风波呢。

书中代言,当时胜老英雄是虽则病已垂危,可是那飞天鼠秦尤实在没怀好意而来,居心叵测,实想要报他父之仇,哪管老英雄九释之恩,历来恩待之义。自己故示威恩戴德之情,为的是不令四十八小起疑心,这一来叫大家真不再猜忌他。秦尤是狡诈非常,自己非常慎重,竟自把那四十八小哄骗得任他得近老英雄之前。但是秦尤尚不敢过于大意,因为四十八小中,忠厚诚实的固然居多数,可是机警聪明的也不在少处,自己稍一大意落在他们眼中,不只于自己不能再近老英雄之前,并且还许不准自己再在这里存身了。当时飞天鼠秦尤一时也不敢大意,自己是加着十二分小心等待时机。可是秦尤只顾了留心这四十八小,可忘了胜老英雄虽则缠绵在床榻上,可是并非昏迷不醒的情形。

若是论起老英雄的心地来,可是实在一恩感化秦尤,自己实不忘当年明清八义之情,因此老英雄绝不存再提防他有意外,自己倒深喜他勇于改过迁善,遂想着此子将来可比剑侠。老英雄虽然这么对待秦尤,秦尤却毫不为老英雄这番恩德所动。老英雄无意中听得秦尤趁自己睡时,与那崔通柳遇春计议,似乎是对自己有不利情形,自己有心把这情形说与了三太等,自己想如果那么一来,定起无限的是非。再说秦尤也未必真怀什么恶念,自己又是垂暮之年,已经是朝不保夕,就让他有对自己不利之心,自己还有什么可怕。胜老英雄安定了这个心,所以对于三太等决别的话中只露了句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是一时的叹息说出这种话来,可是三太等一追问,老英雄绝不肯再说了,却用别的话差开,其实那正是说秦尤头次起心不正的话。当时老英雄若是说出秦尤等尚有异心,三太等一加紧提防,万不能叫秦尤得手。只是老英雄这一向忠勇之心,竟因此秦尤恶谋得逞,直到老英雄一现回光返照之情,萧三侠已看出来。

那秦尤是暗自着急,只怕老胜英死的太紧凑了,自己的冤仇难报,岂不枉费了心机。自己就带着两个拜弟,以在老英雄面前尽孝为名,要趁机下手。这种事定数难逃,秦尤守到了三更时,因为有四十八小前后夜的守着,自己不好下手,秦尤并且也知道病人回光返照,绝过不了十二个时辰定然要咽气,自己要是把这夜错过去,今生今世,大仇就别想报了。当时飞天鼠秦尤非常着紧,事有凑巧,正赶上四十八小前后夜换班之时,竟给他造就了下手的时机。这奏尤实称得起万恶滔天,全不想胜老英雄恩待之情,与九次释放之意,竟自把恩全扔在脑后,意狠心毒,把胜老英雄视作仇寇,竟趁着三太头前出去,那后夜换班没进来,遂把那崔通、柳遇春的肩头一拍,令他二人到门口巡风。秦尤是悄步到了床前,把老英雄的衣服撩起,把手探进了老英雄的胸前稳准了中穴,用手一按,老英雄这时一阵心血不交醒转过来,朦胧中见秦尤满脸杀机,老英雄就知他要不怀好意,自己是努着力的问秦尤你作什么,可是只一个秦字才出口,秦尤一咬牙,指头已点下去。请想老英雄已经是奄奄一息,哪里还能抵抗得住,竟自被他这一指点得气绝身亡。秦尤很快的撤出手来,招呼三太等,自己为是脱嫌疑,可是老英雄总算死在了秦尤之手。

当时这种情形,秦尤自己为鬼神难测,哪知道四十八小中欧阳德与赛毛遂杨香武已经了然,心知老英雄定是死在秦尤之手,自己当时也曾对着大家略略露了点口风,不过有孟二侠、萧三侠,恐怕在这时闹起事来,老英雄尸骨未寒,丧事没办,这时若是一闹事,岂不令老英雄泉下不安,当时并且尚不是亲眼得见,况且老英雄是忠厚一生,寿享大年,到终了时,竟落个这种名声,也不好听,故此把这件事压下。当时是大办丧事,欧阳德心里存着这件事不肯罢手,也想着早晚要给老英雄一报此仇,不提欧阳德心存这事。

且说飞天鼠秦尤是披麻带孝,按着子侄之礼来与老英雄办理丧事。这位老英雄去世,所有江湖侠义道全都来给老英雄吊丧,这时望江岗聚杰村南北侠义道闻风也来吊祭,黄三太对于恩师的丧事,是不惜金钱给老英雄把这丧老事办得尽情尽理,接期作斋,僧道两棚经,念了七天。定于五月十八起灵回黄羊山胜家寨,令老英雄灵柩归家再择日安葬。可是那胜奎没在这里,总得这一班小英雄多尽点孝心,议定由四十八小护送灵柩回黄羊山胜家寨,连二侠九头狮子孟凯,三侠镇九江萧杰全要亲自送灵。

可爱男孩箭头GIF动态在看提示.gif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