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

  • 小二的爸爸(陈小二)

    二狗子找了根细麻绳,把自己的破被子卷起来,捆好。一颠,背上肩头,然后,转过身来,语气低沉地对躺在炕头的老耿说:耿大哥,我,我走了。老耿挣扎着想拦住他,无奈下身不听使唤,只能欠起上半身,一只胳膊撑住炕,伸出另一只手。二狗子紧紧地握住老耿伸过来的手说:耿大哥,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我不能再待下去了,在这,我总有一种负罪感。十五

    2022年5月22日